主页 > 180333.com >

一场对抗演习“打痛”指挥机构

原标题:“和平病”只能用真刀真枪来打败

部队还是要练,不采取实战化练兵,不加强练兵的力度,就无法消除“和平病”。习主席这一“两会金句”,引起官兵持续热议,也给如何纠治“和平病”开出了“药方”。

练兵力度越强,“和平病”就越少。革命战争年代,我军指战员整天备战打仗,睡觉吃饭都得想着防敌人偷袭,2018少林禅弓比赛落户山西张壁古堡 百余名选手将一决,哪会有什么“和平病”?到了相对和平时期,少数官兵心中的弦松懈了,敌情观念淡薄了,练兵备战的强度下降了,“和平病”就随之生长。朱德说过:“训练自己成为国家民族的劲旅,成为党无战不胜、无坚不摧的铁军,乃是我们部队目前重要的任务,特别是环境比较安定的部队,更应如此。”朱德的话警示我们:处于和平环境下的部队,苦练不怠、精武不止,就不会产生这样那样的“和平病”。

有一本书讲述了健锐营的蜕变。健锐营曾是满清八旗兵的精锐,早年因“聚处无他诱,勤操自致精”名噪一时,取得著名的金川大捷。但到了道光年间,懒惰骄奢之风弥漫,训练废弛,军力锐减。骑射和马术原是八旗兵的看家本领,每周都要进行骑射训练,可后来“三天打鱼、两天晒网”,以致“十人上马半数落,龇牙咧嘴腿骨折”。全营火枪打靶,竟无一人全部命中。当年“威若雷霆,动如风发”的八旗兵成了毫无战斗力的乌合之众,面对西方列强的入侵,不堪一击,屡战屡败。由此可见,一旦荒废了训练,“和平病”就会愈加严重,直至无药可救。

党的十八大以来,www.12555.com,我军深入推进实战化训练,增加了练兵的强度,纠正了一些比较明显的“和平病”。但用战斗力标准来评判,用实战的铁尺来衡量,用强大对手的实力来对照,我们的训练强度仍显不足,一些“和平病”仍然顽固地存在。比如,以不打仗的心态去做打仗的准备,戴着安全的“紧箍咒”施训,练兵备战的“二八现象”,研究现代战争积极性不高,适应新体制“三转”不够等等。这些问题,单靠教育整顿不能完全解决,只能用高强度的训练逼一逼,在真枪实弹、真训实练、真考实训中全面消除。

怯敌还是艺浅,善战必定艺精。当年戚继光的部队,刚开始也有怯敌的“和平病”,但经过严酷训练,终于练出自信,提振了血气,从而战无不胜。训练力度增强了,训练环境复杂了,训练课目变难了,持之以恒、久久为功,官兵的战斗作风、虎气血性、良好心理、打赢能力自然就上去了。缺少强度力度难度,是不可能成为虎狼之师的,也不可能在与敌作战中所向披靡。

训练力度强不强,一个根本前提就看是否把训练摆在战略地位、放在中心位置,是否真正做到训练人员、时间、内容、课目的落实。我们反复讲的“二八现象”,根子就在于训练人员未落实。如果训练人员落实了,就不会有那么多人“推材料”、那么多训练计划被取消、就不会形成文山会海。打赢战争不靠材料靠实力,人员不训全,内容不训精,“二八现象”就难以根除。

训练力度强不强,一个重要检验标准就看是否把打赢放在首位。有人一抓训练,就消极保安全,刮风下雨、电闪雷鸣时不敢训,这本身就是一种“和平病”。殊不知,安全不是保出来的,训练力度强了,安全才有保证。各种险难课目、极限课目、挖潜课目都没训过,一旦上了战场,不出事才怪呢!只有增强训练强度,多设险局困局难局,逼着官兵想办法去解决,才能提高应对风险、化险为夷的能力。动不动就强调安全事故,哪还有什么训练效益?新一代《军事训练条例(试行)》明确指出,“不得以安全为由简化训练内容,降低难度强度”。事实证明,训练强度有了,安全本领才会高,“和平病”才没有存在空间。

悠悠万事,练为最要。“和平病”只能用真刀真枪来打败,用实战化训练来战胜。全军官兵都按照实战标准练起来,一言一行、一举一动都遵循实战要求和战争节奏,哪里还会有那么多“和平病”?

(作者单位:河南省商丘军分区)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